<optgroup id="emgir"></optgroup>

  • <ol id="emgir"></ol>

      <ol id="emgir"><blockquote id="emgir"></blockquote></ol>

      媒體報道

      中國煤炭報 劉德政:73年聽黨話,跟黨走

      作者:梅方義 薛麗麗     時間: 2019-08-02     點擊:2196次    分享到:

      中國煤炭報  2019年08月01日  3版



      劉德政:73年聽黨話,跟黨走


      梅方義 薛麗麗

      近日,陜西煤業化工集團韓城礦業公司離休干部劉德政獲得陜西省“最美退役軍人”的稱號。

      劉德政今年91歲,這位擁有73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每年要過兩個生日,一個是2月4日自己的生日,另一個就是7月1日黨的生日。因為在劉德政看來,共產黨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從送雞毛信到參加開國大典閱兵

      劉德政,1929年2月出生在陜西米脂縣一個偏僻山村,孤兒。

      為了生存,1939年冬,劉德政從家鄉只身來到延安。1940年1月,經部隊批準,他在延安正式入伍參加八路軍。1943年,劉德政由于政治可靠,歷史清白,經組織推薦參加了陜甘寧邊區保安處情報保衛干部特訓班,系統學習了保衛技能和情報偵察基礎知識。后來,劉德政成為時任八路軍總部秘書長申伯純的專職警衛員。1944年,劉德政被組織分配到陜甘寧邊區政府交際處(實是中央外事辦,負責當時黨中央對外接待及統戰工作的部門),任保衛員、招待員。1946年,申伯純在就任晉冀魯豫邊區政府總參議長的路上,騎馬時因一只喜鵲使馬受驚,馬前蹄當空揚起,馬叫聲響徹上空,當時年僅17歲的劉德政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箭步沖上前,牽住馬韁繩將馬在懸崖邊制服,使申伯純幸免于難。此后,申伯純的妻子郭西每每提起此事對劉德政都非常感激。

      在賀龍見證下入黨、騎自行車給毛主席送信,這些都是劉德政作為警衛員的一些傳奇經歷,而最令他難忘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1948年10月的一天,時任華北軍區敵工部長黃敬和副部長申伯純急召時任正排級警衛員劉德政,將一封雞毛信交給他,讓其騎黃敬的名駒“黃驃馬”即刻出發,將信親送中央駐地西柏坡朱德總司令,不得有一絲一毫的耽誤。同時,他們告知劉德政送信后不要返回石家莊,直接到河北衡水集結。劉德政當時不知何事,但讓他騎黃敬的名駒“黃驃馬”送信,說明這封信一定非同一般。事不宜遲,劉德政飛速趕往目的地,順利完成了任務。事后,劉德政才從申伯純口中得知,此信是北平國民黨傅作義部隊偷襲石家莊和中央駐地的絕密情報。幾天后,毛主席、朱總司令親自布局演繹了現代版“空城計”,一舉粉碎了國民黨偷襲的陰謀。

      第二件事是參加開國大典閱兵儀式。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協議》簽字正式生效。當天深夜,周恩來副主席在中共中央駐地西柏坡村急召申伯純、齊燕銘、金城、周子健四人并親自下達任務,決定由他們四人組成中共中央首批進京人員,即刻行動,連夜出發,為黨中央入遷北平打前站,籌備新中國政治協商會議事宜,申伯純任中央接待處處長,負責接待參加新政協會議的民主人士。劉德政也隨同進京,見證了接收中南海的全過程。在籌備新政協會議期間,劉德政看到華北軍區后勤部汽車學校招生簡報后,向申伯純請求去參加學習獲得批準。當時的汽車學校將學員分為五個分隊,其中有四個技術分隊,一個干部分隊。四個技術分隊中的第一分隊被分到坦克部隊,第二分隊被分到汽車團,第三分隊被分到空軍,第四分隊留校任教。舉行開國大典時,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沒有正規的軍校,華北軍區后勤部汽車學校接到命令,讓該學校學員參加開國大典,在北京天安門前接受檢閱。劉德政所在的第三分隊作為空軍特種機械部隊接受檢閱。時年20歲、身高1.78米的劉德政被安排在受檢部隊的第一排,出色地完成了這次特殊的任務。說起這事,劉德政老人一臉的自豪。

      第三件事是參加抗美援朝機場援建。1952年,劉德政所在的空軍航空機械部隊接到中央軍委在南京建機場任務不到兩個月,一天突然接到緊急命令,劉德政所在部隊將作為抗美援朝的先行部隊承擔建設朝鮮平壤平東機場的任務。一次,他們正在機場作業時,遭遇美軍轟炸,一下子犧牲了十幾個戰友,劉德政死里逃生,但震耳欲聾的轟炸聲讓劉德政失聰了。后來,劉德政被召回國治療,經半年多的調養才漸漸恢復了聽覺。回憶起在朝鮮呆的2年,劉德政說:“那時,能活著回來就是萬幸,以后活的每一天都是賺來的!”

      從部隊轉業到支援三線建設

      1955年,劉德政從部隊轉業。本著哪里來哪里去的原則,劉德政從北京空軍部隊轉業回到了陜西,在陜西省公安廳九處工作。

      在這里,劉德政遇到了延安保安處情報保衛訓練班的戰友們。經過戰爭的洗禮,歲月的沉淀,大家都感覺到能活著,還在一起工作,是命運的厚賜。劉德政和大伙的感情特別好,很親密。擔負預審偵查任務的他,每天都兢兢業業完成組織交辦的各項任務。有一次,劉德政和黨彥發等一起破了一個轟動全國的敵特大案,受到了上級的嘉獎。

      1958年,響應國家號召從大城市支援三線建設,陜西省公安廳有數十人聽從組織調遣支援煤炭工業和石油工業建設,劉德政由西北煤管局派遣至銅川煤炭基本建設公司任會計。1969年,運行了多年的公司宣布撤銷,對所屬人員進行分流。1970年,韓城礦務局二次上馬,全國各地的人紛紛來到韓城,支援韓城建設。劉德政也和時任銅川煤炭基本建設公司負責人的母其征、孟啟模等一起來到了韓城,在韓城煤炭指揮部(即韓城礦務局前身)供應處汽車隊任隊長。當時,韓城礦區全部運輸車為35輛,運輸力量不足。有一次,桑樹坪礦井下坑木告急,劉德政和同事們一起往返20多公里,解了燃眉之急。劉德政后又到供應處總庫任主任,一直到1989年離休。

      從北京來到韓城,在劉德政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我是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劉德政說。

      名符其實的黨員之家

      離休后的劉德政一點也沒閑著。他給他原來的單位——空軍政治部寫過信,談自己對改變陜北農作物種植的看法;汶川地震了,他主動向災區捐款捐物;在每年韓城礦業公司舉行的離退休老干部座談會上,他都對企業發展提合理化建議和意見。

      “我父親在生活上有兩個特點,一個是太嚴厲,另一個就是太摳門!”當問到劉德政作為父親都有哪些特點時,他的兒子劉兆義笑著說。

      據劉兆義介紹,劉德政在教育孩子方面很嚴厲,認為男孩一定要去部隊鍛煉。于是,劉兆義弟兄倆剛一高中畢業,就先后去蘭州軍區當兵,劉兆義是汽車兵,弟弟是炮兵。

      經過幾年鍛煉,劉兆義轉業回到了韓城礦務局工作,他弟弟轉業后去了韓城市公安局工作至今。在劉德政的影響下,兒子、兒媳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們的家成為名符其實的黨員之家。

      “生活用品他是什么便宜買什么,從不浪費一分錢。‘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一直是父親的口頭禪,他也是這樣做的。特別是我母親1973年去世后,我們幾個孩子的衣服都是我父親親手修補的。我們幾個小時候也從沒買過襪子,都是父親一針針一雙雙用手織成的,那線碼和機器織的有一拼!”劉兆義說,“想起父親過去所做的一切,我們現在怎么孝敬他都不過分。”

      塵封已久的盒子

      入了黨以后,劉德政按照規定交納黨費,一分都不少。他對黨始終充滿感激,感覺黨和政府及企業沒有虧待過他,在醫療、用車等方面給予他特殊照顧。他覺得,共產黨真是太好了。他對現在有個別干部不顧人民利益胡作非為的行為十分看不慣。“現在的年輕干部業務能力都很強,但應該多加強政治學習不忘本,聽黨話,跟黨走,錯不了。”他語重心長地說。

      在采訪快要結束的時候,劉德政突然起身說:“稍等一下。”不一會兒,他從房間里拿出了一個有些陳舊的盒子,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塵,輕輕地打開,把里面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擺在了桌子上。一件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部1953年7月23日頒發給劉德政老人的革命軍人證明書;一枚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給老人的獻給共和國創立者勛章,一枚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時陜西省委頒發的特別勛章;還有一張已經發黃的1979年7月31日的《人民日報》,上面的標題是:五屆政協常委、國家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顧問申伯純同志追悼會在北京舉行,葉劍英鄧小平等同志送花圈,烏蘭夫同志參加追悼會;還有一本由申伯純編著的《西安事變》。



      上一篇:陜西日報:一個“北移人”的初心和使命——... 下一篇:陜西日報:陜煤集團首屆文化藝術節原創詩歌...
      伊人在线色天使